首页(鸿图注册)首页

2020-11-29

  首页(鸿图注册)首页【主管QQ:6008777】欢迎咨询,待遇一步到位!

  电影导演、编剧、双语作家。 电影代表作:《静静的嘛呢石》《寻找智美更登》《老狗》。小说代表作:《流浪歌手的梦》《诱惑》。

  在北京电影学院上学的时候,中关村上空偶然飘过的一个红色的气球,给导演万玛才旦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。气球一直是世界电影史上最经典的电影意象,这激发了他的创作欲望和冲动。经过几年时间的酝酿,并与自己最为熟悉的藏地文化及真实生活意象相结合,就有了《气球》这部令人回味悠长的作品。

  11月23日,《气球》上映4天,票房突破400万。这部电影也如同大多数文艺片一样,面临着口碑与票房的冰火两重天:一方面,豆瓣评分7.9分,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等数十个颇具分量的电影节;另一方面,这部电影的排片占比只有1.1%,逼得温文尔雅的导演也急了,在自媒体平台上呼吁:“强烈呼吁增加排片!!!”

  11月16日,万玛才旦携《气球》来到成都峨影1958,开启了全国路演第四站。继去年作为“2019艺术新作·冬暖主题影展”的闭幕片首次亮相成都后,这部由万玛才旦编剧、导演,索朗旺姆、金巴、杨秀措领衔主演的电影又一次来到蓉城。

  红色的气球代表着什么隐喻?信仰与现实之间如何抉择?生不生孩子该由谁说了算?导演万玛才旦接受封面新闻记者的专访,分享这部看似通俗易懂,甚至略带黑色幽默的新作背后的深思。

  生育焦虑不仅是引发社会讨论的热点,也是热门影视剧中制造矛盾冲突的推手。比如《三十而已》,毛晓彤和杨玏因为“结婚5年之内不生孩子”产生分歧,一个人期盼孩子能修复千疮百孔的婚姻,另一个人则担心经济基础不足以养育一个孩子。

  生不生孩子到底该由谁说了算?《气球》里的女主角卓嘎同样面临生育的困境,只不过她腹中孕育的已是第四个孩子。

  电影《气球》讲述了一个普通的藏族家庭面临的困境:妻子卓嘎(索朗旺姆饰)意外怀孕想要打掉孩子,信仰虔诚、思想传统的丈夫达杰(金巴饰)却坚信孩子是去世的父亲灵魂轮回转世,现实与信仰之间的冲突,使得这个看似和睦的家庭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。

  一方面,信仰影响着卓嘎生活的方方面面,同时,多子女家庭会因为一个新生儿的降临更加捉襟见肘。丈夫的期盼,大儿子的劝说,甚至是已经出家的妹妹的警告,都让她陷入两难,除了妇产科医生苦口婆心劝告“咱女人又不是为生孩子才来世上的”,没有人问问她为什么不想生孩子。

  欣赏电影之外,或许卓嘎的困境,也能为都市人面对生育焦虑提供一些新的思考方向。电影的片尾,卓嘎在手术台上泪眼婆娑,看着冲进手术室的丈夫和儿子。这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,到底是听从了他们的劝说,还是做完了人流手术,导演不置可否,每个观众心里都有自己的答案。

  万玛才旦是作家、编剧、导演,电影《气球》是他的第7部作品,同样是他创作小说、改编剧本并执导的佳作,豆瓣评分已经从7.8分涨到7.9分,被业内认为是他迄今为止最好的一部作品。

  这是继《撞死了一只羊》之后,万玛才旦与女主角索朗旺姆的又一次合作。此前,她饰演的那位风情万种的老板娘,让观众记忆犹新。而这次饰演一位勤劳朴实的藏族妇女,角色比较贴近她的个人经历,让她饰演一位母亲的时候游刃有余。

  如何挑选合适的演员?万玛才旦认为,对演员来说,最重要的是塑造角色的能力。

  在之前的合作中,索朗旺姆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和扎实的表演经验,同时,母亲这一身份也使得她能够更好地把握这一角色。

  导演对索朗旺姆的表现赞不绝口,他透露说,为了献上更具真实感的表演,索朗旺姆提前一个月进组,从点点滴滴入手,学习当地人生活劳作,甚至应导演要求晒出符合角色身份的肤色。为了还原当地语言的质感,她提前找老师学习安多藏语,用一口原汁原味的语言,让这个角色更加血肉丰满。

  著名导演谢飞曾经表示,万玛才旦导演是国内很不容易才出现的电影作家,他的作品都是自己写自己拍。

  艺术家、作家、文艺评论家陈丹青去年通过《撞死了一只羊》认识万玛才旦,然而看完了其全部作品,对其语言表达、驾驭故事的能力非常惊讶。陈丹青在电影首映礼上表示,“这个家伙有点本事,我看过他所有的电影,每一部都非常动人。《气球》里,他更老练了,永远有分寸感。”

  明星名人的“自来水”安利,已经观影的影迷打出五星好评,让这部电影的排片逆势上扬,11月24日的排片占比终于上涨到2%。导演除了感谢大家的支持,继续呼吁增加排片。

  面对不同题材的作品时,万玛才旦希望去探索适合的表现形式。为了更好地表达《气球》中人物的不安、焦灼的状态,他采用了手持跟拍的拍摄方法。而且,电影除了那个红得耀眼的气球,整体色调偏冷,让若隐若现的女主角内心深处的纠结、挣扎呼之欲出。

  对于万玛才旦而言,梦具有特殊的意义。他尤其擅长在电影中勾勒梦境,探索梦与现实之间的关系。正如《撞死了一只羊》里司机金巴通过进入杀手金巴的梦境,《气球》里的卓嘎也是在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之后发现怀孕。

  有影迷在豆瓣上点评,看万玛才旦的电影,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嵌套的梦境,入睡是梦,醒来后依然在梦里。

  万玛才旦笑言:“进入一个电影院,就像大家进入了一场梦境。”他喜欢用梦的方式讲故事,甚至对他而言,电影的本质就是一场梦。

  近年来,西藏电影越来越受人关注,自称为“铺路人”的万玛才旦也表示,随着越来越多人才涌现,藏语题材电影的市场正在逐步建立。无论在文学还是电影中,万玛才旦不断用他的讲述,丰富人们对西藏和藏族人民的认识。

  “这部电影虽然讲述发生在藏地的故事,但它其实是一个具有普世价值的电影。”万玛才旦坦言,电影讲述的是人类共同的情感和困惑,每个人在人生不同阶段,都可能或多或少地遇到。正因如此,这部说藏语、讲藏族风情的电影,不仅没有使观众感到陌生,反而引发了共情与思索。

  封面新闻:《气球》最早来源于您创作的小说,从小说改编为电影,需要一个更为丰富的故事框架,请问您在电影中对小说有一个什么样的改编?为什么要增加尼姑香曲卓玛这个人物?

  万玛才旦:小说与电影之间最大的不同在于卓嘎的妹妹——尼姑香曲卓玛的角色。将小说改编成剧本时,丰满了卓玛的感情线索,赋予了这个角色更多可能性。随着情节的推进,卓玛的过往被有节制地徐徐展开,观众可以通过感受尼姑卓玛的情感经历、对待情感的态度,更深刻地体会与之相似的女主角卓嘎的情感困境。

  封面新闻:《演员请就位2》《我就是演员》等节目的热播,让演员的演技成为热议的话题。请问在您看来,一个好演员的标准是什么?

  万玛才旦:我对一个好演员的判断就是,能够塑造他要塑造的角色,就像我们《气球》里的这几个演员。我跟他们有很长时间的合作,了解他他们是有表演的天分去塑造好角色,这跟他们取得的成就有很大的关系。

  封面新闻:为什么会想到要拍摄这样一部女性视角的电影,有没有想到对生育、对女性主义的讨论会成为今天大热的话题?

  万玛才旦:其实创作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去靠什么话题,但是卓嘎这个人物的处境决定她即将面对什么样的难题,将做一个什么样的抉择。

  封面新闻:您接下来还有什么创作计划,能否分享一下呢?是在创作小说,还是继续创作电影?

  万玛才旦:我自己一般同时准备两三个剧本。我对藏族人在城市里的生活很感兴趣,对此已有了大概的剧本框架和故事,同时,也存在突破藏族题材创作的一些尝试。